Mr伊索

冢不二初心 野良神全员厨尤其吹兆麻 很快就暂停更文老子要考研究生了还特么玩呢

To狂岚太太的repo

观太太沙雕长repo有感进而引发的更沙雕的repo:

@狂岚暴雨的相遇  我天我竟不知从何说起…
与我而言我今年已经是佛系逛展了 不像上届TFO还有cp展时激情攻略全场扫本 再加上醉心考研也没有在开展前仔细统计自己要收什么本子 基本上就碰到啥眼熟的就收啥……but我唯一的执念本就是「天衣无缝」

当时在LOFTER上追的时候啊 不自觉地一边看一边感慨我圈真感动 明明已经是年代久远的养老圈了 可还是会有这么好的作品源源不断地产出 追「天衣无缝时」的那种心情 引发的遐想 以及对我cp羁绊的再次解读 有如重新与坑底的十年老文相遇 内心在只属于TF的氛围里起起伏伏

断网学习结果二刷都没有赶上通贩 心想着这回only说啥我也得买了……在会场外排队时确定了狂岚太太的摊位……我来的算很早了 大概排在二十几人的位置……等我早早冲进去 找到【娃娃机对面的摊位】时:……人呢????人人人人人人???哈???为什么没有人只有桌子??看了太太repo原来是酱回事哈哈哈😂

等我从官摊转回来后狂岚太太和F就在了 太太举止超礼貌一直在有序接待我这种散客 太太的摊位最开始是紧邻官摊长龙 后来又挨着娃娃机大队 估计一整天满眼都是人哈哈哈😂

后来又次到了太太分给我的结婚小蛋糕!我就看着太太抛弃了刀抛弃了铲 独独使用一个小叉子就分蛋糕的神技🌝旁边的小F就特别特别贤惠地给你拆包装递叉子 就忍不住上升二次元正主🌝~而且这个围裙??非常非常应景了 还听到你说上面这个TF标志是自己改的 超级用心了 我在摊位前面还碰见了久违不见的小伙伴 她也收了天衣无缝 于是我俩聚在一起又吹了一发😂

最后 再次表白太太!鞠躬感谢 期待下一次相遇❤️

【杀破狼24h产粮合集】踏秋采萸卷

椿之庭:




【BGM点我❤】


❀重阳节杀破狼24h活动至此已圆满结束❀


❀向全体百忙之中产粮的老师们致以感谢,辛苦了!❀


❀感谢 @鱼泡颂云 老师的全程策划及活动当日的跟进,感谢 @塌叔 ° 老师预告海报及合集海报令人惊艳的美工❀


❀预告海报文案出自 @沅止 老师,合集海报文案出自 @椿之庭 ,请杀破狼女孩们收下我们的彩虹屁❀


❀该合集向杀破狼女孩们献上重阳小礼,愿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最后的最后——我们正月十六,不见不散!








雁落旻天熹色起,低映春情里。


闻榭下笙歌,庚落昀兮,帐暖鸾叠许。


灵台夜雨连云际,碧浪翩翩倚。


醉梦里三千,轻捻茱萸,重九翻云雨。








❀万里长卷至庚昀❀






00:00  @毛糰小劍劍             ❀绘❀【踏秋采萸绘卷·始】 条漫




00:30  @3蓝诺3                   ❀绘❀【踏秋采萸绘卷·二】 条漫




01:00  @岁几何白                ❀文❀【暮雪白头】文卷·始




02:00  @Necoya                 ❀绘❀【踏秋采萸绘卷·三】条漫




03:00  @吃粮                       ❀绘❀【踏秋采萸绘卷·四】页漫




04:00  @花间须掷-              ❀文❀ 【北雁归巢】 文卷·二




05:00  @啄米                      ❀绘❀【踏秋采萸绘卷·五】单彩




06:00  @刀枝🌸                  ❀文❀【浮世见】 文卷·三




07:00  @海了那个鲜儿        ❀文❀【辞青】 文卷·四




08:00  @之所舣                  ❀绘❀【踏秋采萸绘卷·六】单彩+页漫




09:00  @属芜菁                  ❀文❀【重灯】 文卷·五




10:00  @珹白                     ❀绘❀【踏秋采萸绘卷·七】 【云雨番外】单彩九宫




11:00  @青青头顶能跑马    ❀绘❀【踏秋采萸绘卷·八】 单彩




11:30  @青小柠                  ❀文❀【重阳今日是,登高只待君】 文卷·六




12:00  @塌叔 °                   ❀文❀【揉香弄】 文卷·七




13:00  @清风颂君              ❀绘❀【踏秋采萸绘卷·九】 单彩




14:00  @時玖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单彩




15:00  @樱花冻柠檬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一】单彩连珠




15:30  @叁彻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二】彩条




16:00  @沅止                     ❀文❀【淡风烟】 文卷·八




16:30  @巫山与云              ❀文❀【出猎】 文卷·九




17:00  @-江湖夜雨-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三】单彩




17:30  @大檸檬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四】 页漫




18:00  @椿之庭                 ❀文❀【一池春】 文卷·十




18:30  @枕酒漱石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五】 单彩




19:00  @鱼泡颂云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六】单彩连珠




19:30  @🌸只谈风月🌸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七】单彩




20:00  @凤...嗯来仪了       ❀绘❀ 【踏秋采萸绘卷·十八】单彩三玉




20:30  @江海三年客         ❀文❀【竹马】 文卷·十一




21:00  @鹤相欢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九】单彩四季




21:30  @+LC斐尔+          ❀绘❀【踏秋采萸绘卷·二十】单彩+彩条 附文卷




22:00  @江月何曾皱眉      ❀文❀【昭昭】 文卷·终




22:30  @一座城池             ❀绘❀【踏秋采萸绘卷·二一】条漫




23:00  @害谷                   ❀绘❀【踏秋采萸绘卷·终】单彩





我要好好学习争取年底考完试就可以痛痛快快写我的长顾……虽然我什么都没做但是很想出个本

呵呵呵呵我觉得我的兆麻要被虐惨了……比我自己写过的脑补过的还要惨

魔道祖师同人曲大全。

小土豆:

魔道祖师同人曲。




涉qq音乐,酷狗,5sing,网易




大概是《歌名》【有无念白】




网易几乎所有的都有。




有待补充。帮忙补充的小可爱记得告诉我哪个音乐软件和有无念白!




码着听!








全员向:




《同道殊途》【有念白】




《提剑来邀红尘客》【无念白】




《临岐久别歌》【纯歌/剧情版都有】




《孑行》【有】




《恰逢初年客》【无】




《君子如故》【无】




《魔道天团贺岁曲》【有】




《吾道》【无】




《几忆年少共酩酊》【无】




《归客天涯》【无】




《敛衷情》【无】




《苍生共我》【无】




《振袖红尘》【无】




《岐山荒岁》【有】




《与世休戚》【无】




《红尘轻剑》【无】




《沉吟各自知》【无】




《同道且同归》【无】




《步人间》【无】








纯歌:




《闲云志》【无】




《东风志》【无】




《君辞》【无】




《命主》【有】




《酩酊》【无】




《十三年》【无】




《心魂》【无】








忘羡:




《春风不羡》【有】




《忘尘如羡》【有】




《汪叽和wifi的恋爱循环》【超多】




《山川情诗》【有】




《临春赋》【无】




《半路》【有】




《忘羡十三年》【无】




《与归》【无】




《问灵》【无】




《相对忘机》【有】




《清风谣》【无】




《忘羡》【有】




《陈情》【无】




《香炉》【无】




《云深记事》【有】




《春波绿》【有……娇喘】




《尘敛旧时归》【有】




《无羡》【无】




《君辞云梦泽》【有】




《痛怀生》【有】




《避尘》【无】




《清风故人来》【无】




《来缘》【无】




《独行人》【无】




《识君》【无】




《此间春秋》【有】




《银莲书》【有】




《魔道祖师》【无】




《无道》【无】【5sing】




《与君逢》【无】








曦澄:




《奉今宵》【无】【qq音乐】




《有枝》【不,不知道是什么……】




《澄音》【无】【是一个视频】




《情自生》【无】【5sing】




《对灯酌月》【无】【5sing】




《雪后余光》【无】【5sing】








聂瑶:




《行道歧》【无】【5sing】








曦瑶:




《恨生》【有】




《昔时谣》【无】




《敛芳择君瑶》【无】【5sing】








双璧:




《云深不归鸿》【无】




《双璧》【无】








双杰:




《未曾辞故人》【有】




《血洗不夜天》【无】




《归歧》【无】




《晚来羡故人》【无】




《谢云梦曾少年》【有】




《江东照月白》【有】




《不羡晚吟》【无】








义城篇:




《盲》【有】




《逢晓出义城》【无】




《应承故人归》【无】








薛晓/晓薛:




《草木》【无】




《恨枉生》【无】




《他梦星尘》【无】




《恋爱循环》【超多,超甜】




《破晓行世路》【无】




《归途》【无】




《星辰曾照我》【无】




《忘川·镇命歌》【无】




《曾见人间》【无】




《岁月散成星》【无】




《新·梦断》【无】




《来日方长》【有】




《栖迟》【无】




《再世为人》【无】




《不肯赦当年》【无】








双道:




《同星尘》【无】




《霜雪明月》【无】




《又雪》【有】




《同归》【无】




《霁雪同归》【无】








轩离:




《迟诺》【无】








恶友:




《踏血逢故友》【无】




《恨枉生》【有】








温氏姐弟:




《春野旧城》【无】








温情个人:




《燃灰》【无】








江澄个人:




《江氏家书》【无】




《辞毕》【无】




《独舟》【无】




《云中梦》【无】【5sing】








蓝忘机个人:




《绸缪与共》【无】【5sing】




《含光》【无】【5sing】








蓝曦臣个人:




《难安》【无】








晓星尘个人:




《霜华负今朝》【无】




《长河渐落》【无,是配乐】




《清风明月行》【无】




《拂夜晓光》【无】








薛洋个人:




《因果》【无】




《厌语寻思》【无】








魏婴个人:




《世不识》【无】




《与羡书》【无】




《夷陵轶事》【无】




《往生门》【无】




《复归》【无】




《夷陵》【无】【5sing】








江厌离个人:




《将厌离》【有】




《云梦无扰》【无】








金凌:




《逢雪怜牡丹》【有】




《如炽》【无】








金光瑶:




《业罪》【无】




《自知》【无】








虞紫鸢个人:




《寒江饮》【无】




《剖情》【无】








搞怪系列:




《云深不知羞》




《老子名叫魏无羡》




《在下名叫蓝忘机》




《老子名叫薛日cheng天mei》




《魔道disco》




《达拉崩吧·魔道祖师版》




《魔道皮革厂》




《江澄拍门曲》

毘沙门家开工资了!


「诶……为什么就只有这些 纴巴」毘沙门疑惑又不满地翻翻翻这个月的零花钱。

是的,今天是毘沙门一大家子发工资的日子,也是毘沙门本尊get零花钱的日子。
是的,毘沙门府邸里管钱的是成熟细致的纴巴小姐,而管账的是道标君,兆麻先生。
钱是怎么来的??毘沙门天威名在外,香客辣么多还怕养不起这一帮神器?

虽然已经是晚上快休息了但是客厅里的状况现在是热闹非凡,文巴等一众小神器欢欢喜喜地领走属于自己的信封……嘛虽然不是很厚,但是数额是根据年资+工作强度决定的,文巴虽是较早的前辈但是工作呢是通传消息,绍巴虽是新人但是一线作战超级辛苦啊,所以呢工资发放都是有严格标准的。不过孩子究竟是孩子,不用很辛苦就可以领到比较满意的工资……毕竟孩子们是不会需要天价奢侈品的。

蓝巴双手抱着信封捧在胸前,眼睛直冒星星。「那么……有了这些,我就可以下界去买新推出的面霜了!」自从上次赏樱看到天神家的梅雨小姐皮肤光滑水嫩白得不得了,她就暗下决心,买买买!花花花!

同时内心踌躇满志的还有数刈双子,一线作战+两份工资应该可以早早买下双人游戏手柄;囷巴觉得自己刷毛的刷子该换了,上次刷毛的时候兆麻先生说梳子掉的毛比狮子毛都多……秋巴可能要去试试新的生发剂,毕竟他其实没有那么看起来那么老……就连正在发工资的纴巴脑子里都在想着新的防晒套装。

然而她的思路被打断了,小姐说说什么来着?钱,钱好像少了。少了……等等,现金是自己亲自按照报表数好了分进信封的,绝对不会出差错,那就是数字本身的问题,啊账目一直都是兆麻先生在管,诶诶诶想起来了。

「啊这个月月初兆麻先生跟我说他从您的账上划走了五万日元,所以这个月发给您的全部都在这里了」纴巴回想起了原因转了转眼睛就对上了毘沙门的眼神。

哈!这股炸裂的气息是怎么回事?!平日里出门霸气四射回家相亲相爱的毘沙门小姐,现在仿佛不太妙。

「他划走了?!为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那我去问一下兆麻先生是不是弄错了」纴巴表示自己真的不知道,兆麻先生真的就是那天早上来她办公桌前【通知】了她一下划走自家神主的五万日元。唉,兆麻先生的账目真的是事无巨细,自己虽然是管钱的但是就真的只是和钞票直接接触,工作量只有在今天这种日子会临时加大一些。幸好当初没有分到管账的工作,想到这里,纴巴抖了一抖。

「囷巴,把兆麻找来」毘沙门小姐此时此刻露出了和善的眼神。就是小惠比寿叫她痴女的那种和善。

纴巴小姐继续着自己发钱大业,她觉得每个月的这一天自己是全府邸上下最受欢迎的人。那一句句甜甜的「非常感谢纴巴前辈」喊得她心都化了。

噔噔噔……「毘娜你找我?」
兆麻刚刚从楼梯跑下来,手里还拿着一份未看完的外务文件,显然是停下正在进行的工作匆匆赶来。

「说,你干嘛从我的零花钱里扣下五万元」毘沙门双臂抄在胸前,语气中的情绪显而易见。客厅中的大家慢慢平息了声音,一致向这里投来目光(看戏)。

「啊这个啊,上次赏樱会你和夜斗硬要拼酒,预算早就超了,剩下的五瓶红酒就记在毘娜你零用钱账上了」兆麻推了一下眼镜,实话实说。

如果是刚刚毘沙门小姐是引而不发的话,那此刻听完真相的她只想原地爆炸顺便炸死隔壁那个新邻居。

「跟夜斗那个渣滓拼酒我都丢死人了!而且这难道不算公费报销吗…明明我可是尽了全力碾压那个不要脸的废物」一想起赏樱会毘沙门就气的浑身发抖,其它都还好说,最后居然被夜斗隔着手亲了一下还被对面选手狠狠地嘲笑了一发,她不去拆了他的地下室就手下留情了。

兆麻此刻也在心里愤愤地想夜斗那个渣滓居然敢玷污他的毘娜,别说是嘴了就那个汗手碰到毘娜的脸他分分钟都想去剁掉,但是出于多年对工作的负责态度,他还是把账精确无误记在了自家神明大人上。「这个公费说不通啊,大家那天都很高兴预算已经超了一些了」兆麻顿了一下「而且我买来那么多还不错的红酒本来希望毘娜你好好品味一下,最后你都当水灌下去了。我和一歧小姐也希望你们能够和和气气地赏花啊」
说着,兆麻暗自叹了口气。明明是希望借赏樱会缓和一下两人的关系,但事实上仿佛起了反作用。

「那也不要这样嘛…居然最后还要算到自己头上……」毘沙门愤愤地转过脸去,别扭的小情绪还在不停地闹着,右手拖起脸颊,嘴巴却不听话地嘟了起来。看着这样的她,兆麻忽然脸红了起来。“好,好可爱”兆麻的心里涌起了一堆粉红泡泡,跟平时在外战斗的女武神形象不同,跟在府邸和大家在一起时也不同,不是神议时严肃的样子,也不是姐姐大人的样子……啊就是小孩子赌气的样子…毘娜好可爱…

「啊兆麻先生,这个是你的,上个月辛苦啦」纴巴在旁边观察了许久,终于等到小姐气势消减了下去,她慢慢地凑了过来,把手上最后一份信封送到了兆麻先生手上。不得不说,除开小姐外,兆麻先生的信封真的是最有分量的,刚刚递过去的明明是一个小砖头。劳苦又功高,变现真是十分的爽啊……

「谢谢纴巴,你也辛苦了」兆麻温和一笑「上次与建御雷神的黄云一战,你要是再相信一些自己其实会发挥的更好」

「多谢兆麻先生,本以为自己已经是极限了没想到在你的帮助下还有那么大的施展空间…………」

「……那个姐姐大人」一个小小的神器蹦蹦哒哒地奔向毘沙门的沙发。

「啊……解巴,有什么事啊」毘沙门刚刚从郁闷的心情里回过神来,望着自己前不久才新收的神器,赐名为解,形态是一个手掌能拖起来的小罐子。

「谢谢姐姐大人,那个…我才刚刚和大家住到一起,还什么都不会做。但是如果我认真工作…的话…是不是也可以…有兆麻先生一样多的零花钱呢」

解巴的眼睛亮亮的,脸上还带着些不好意思的神情。刚刚来到毘沙门家不过两周,大家的名字还没有认全,刚刚居然也领到了一小份零花钱,他已经是十分开心了。他也不过十岁样子,胆子小又怕妖怪,不敢夜间巡查,自己也不会料理,做不出瑠巴前辈那样香香的晚餐…好多前辈都会画厉害的境界线…或许以后,自己会像文巴前辈一样做一些简单的通传的事情吧。那最最厉害兆麻先生都做些什么呢?

「可以哟」解巴感觉到一只手在摸摸自己的头,抬头一看发现兆麻先生已经蹲下身子,自己刚好可以和一双墨绿色的眼睛平视。
「只要你好好和大家相处,尽自己最大的愿望去保护毘沙门大人,就是你最好的工作」

「那……兆麻先生都做什么呢」

「嗯……我的工作太多了,也说不清楚」兆麻托起了下巴,故作沉思状「不过我每天都要加很多班基本每天都要熬夜看报告,家里的账目还有对外的文件都要经手,还有毘娜近身的一些事情也要管,全年也没有休息…啊惠比寿大人府上的邦弥蜀黍也是全年无休…而且我已经这样工作了好几百年了,最开始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确实是什么都在做不过后来家人越来越多帮了我很大忙……解巴你是个男子汉要做好这样的觉悟才行」语毕,兆麻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让他自己领悟

「啊啊啊啊了解了……多谢兆麻先生鼓励我嘿嘿嘿……」

众神器:兆麻先生我们知道你说的是大实话但是不要这样吓到孩子啊

薪水分发完毕,大家都欢欢喜喜回去睡觉了。道标先生一如往常,照顾好毘娜之后想继续回房间加班。

「兆麻,不许走」毘沙门在他开门离开前一秒叫住了他。
「什么全年无休天天加班嘛,说的好像我压榨你一样」
「你……你要是不满…你就转职去吧」

听闻此言兆麻先是一愣,没有想到毘娜会说出转职这样的话来。但是,映着暗黄色的冷光,还是能看清她偏过去的头与嘟起的嘴巴。兆麻笑了一下,慢慢走回毘娜身旁。

「工作什么的都是我自己愿意做的,你要是想压榨我我可没有意见。毕竟我只想陪在你身边…」
「你要是还在生气就把我卖给惠比寿大人,大概我这个祝器应该还能值五万日元……听说雪音他可开了一百万,我应该更贵一点吧……」
「赌上名字守护你是我发过的誓言,如果可以的话……唔……唔……」

眼前的人明明还在生闷气,却一瞬间扭过头向自己扑过来。她的嘴唇紧紧地贴合着自己,心跳加速,无法呼吸,刚刚还在开玩笑逗逗她现在却一句话说不出来…怎么办………

「你刚刚说每天晚上都要熬夜加班吗?」

「啊……是……是的」

「今天晚上呢」

「啊……嗯……」

「今天晚上不许加班」
只听得她在耳边轻轻吐着气,一字一顿。

「今晚陪我」

「诶诶诶!」兆麻忽然失去了平衡,然后整个人向后倒了下去。事后他回想起来不愧是最强武神大人,毘娜紧贴着他的胸膛小跑了一下然后绊住他压着他的肩膀就直接放倒在床上。

关灯。

今晚道标先生因私不加班(•̀ω•́)✧

---------------------------------------
本来真的只想写一个小段子,小小小段子,没收住啊实在收不住。
中间有一个时间点有点乱了就是兆麻对纴巴说黄云那事,不要在意
雪音我记得是开了一百万吧哈哈哈哈哈哈
忍不住黑一下邦弥他实在太可怜了
------------------
感谢各位支持,留个言举下你的双手让我看到~我怕更文没动力了

今天兆娜文不更了~准备了一晚上明天的帝都冢不二only~啊啊啊真是塚不二圈同好面基大会啊啊啊我好激动啊!!!

愿纷飞的花瓣抚平你所有的伤痕 3

3.
「宫神大人」兆麻跪在地上,平静地开口道。这是他之前便想好的说辞,一旦叛天一事一旦败下来,他怎么忍心让她去承受这样的结果。他抑制住自己大声辩白的冲动,唯恐天照与众神的指责让毘沙门天之名颜面扫地。他不是来谈判的,因为他没有筹码,他也不是来哀求的,他是她的祝器与道标,可以放下自己的全部却不能折辱神主一分一毫。

「吾已免除你全族神器之罪,有何要说」天照开口,一如刚刚冷若冰霜的口吻。

「我全族神器对此确实不知情,三位圣器也对我施术检验过了。但是毘沙门大人能有如此举动,作为道标的我难辞其咎」
他低着头,栗色的刘海遮住了眼睛,众神看不清他的表情,却听见这一席好似波澜不惊的话语散布在所有的角落。

夜斗心下一惊,「兆麻 你……」
夜斗当然了解兆麻为了毘沙门能做出什么,又能付出多少。他还记得,在很久很久以前,在酒屋中,他喝的烂醉,唠唠叨叨什么手汗之类的话,提起才三个月就转职的神器就气不打一处来,而兆麻端坐在一旁,回报着自己的恩人。

「喂,你的神主是有多好,你到底有多喜欢她」眼前那个清秀的男子没有出声,却低了头,霎时间涨红了整张面容。

「为了你的神主你跑了那么远的路来找我,甚至向一个野良低头。」

「我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大老远来送死,这么做到底为了什么!」

「我……只是想陪在她身边」男子怯生生地回答。

「毘沙门真是寻得了你这样好的神器在身边,真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有这样的一个人……」

那时的夜斗没有当职的神器,也不能随时唤来野良,他从心底那样羡慕毘沙门。直到后来,他有了雪音,短短一年,雪音对于他的意义早已非比寻常。而兆麻他,跟随了毘沙门几百年了,更是意义非凡的存在。

「宫神大人,我是毘沙门大人的道标,本应尽为神主指引方向的责任。从我侍奉毘沙门大人以来,直到如今,两次神堕,一次大逆,我已经三次折辱了神主的身份」

「释放葬器,是我没能劝阻毘沙门大人」

「与众神明交战,是我非但没有阻止,还企图利用自己的力量来控制形势。」

「迦具土大人的神衣是我用一线损坏的,也是我与神明交战的证据」

「这一切与毘沙门大人无关,巴字一族无关。我作为道标早已经将神主指向错误的方向,所以,望宫神大人能够降罪于我,若毘沙门大人另选神器担任道标一职,便能从错误的路上回到正轨」

「兆麻,与你交战时我就提醒过你,你以为光是你的祝之名就能承担这一切吗」迦具土的声音从兆麻身侧传来。没错,当初就得到了他的警告,帮助神主叛天的做法没有任何意义,在神明面前,神器从来都是被支配的一方。可如果不仅仅是舍弃自己的名字呢。

「迦具土大人」天照将目光移开「你确是能证明兆麻在战时协助毘沙门大逆并对其他神明不敬?可有其他同谋」

迦具土回忆起兆麻当时骑乘的那头神兽狮子,想起那时兆麻给神兽脱罪的一番坦诚之言,心中暗自叹了口气。

「没有」迦具土道。

“谢谢 迦具土大人”兆麻余光看到了神器中愕然的囷巴。“恐怕以后就要拜托你和大家一起 好好保护她”

「兆麻,祝器虽然珍贵,但祝之名远不能抵罪」

「是」

墨绿色的眼眸倏地一动,天照的话让他知道一切有了转机,他求之不得的,唯一的出路。

「毘沙门以道标失格而铸大错,原道标兆麻,夺神器之名,加以极刑,以儆效尤。御镜,御剑,御玺,暂将其押入天牢,明日行刑。」天照依旧冷冷地改判,一束光闪过,早已不见踪影。

「兆麻!」「兆君」「兆麻先生……」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呼喊自己名字。兆麻的表情动了动,内心仿佛放下千斤重物。四周的神明在吵嚷,应该是不满天照轻易的改判无法弥补交战的伤损,可是对他而言,已经换来了最好的结果。

他缓缓站了起来,三圣器的步伐越来越近,他想再抱紧一次身后躺倒的毘沙门,可是不知怎么他竟不敢再回头看一眼他的毘娜。毘娜不必再换代了,他终于最后一次成功地护住了她。

从很久以前,当他还只是一枚钉子的时候,聆听着道司的教导,他也失落自己为何不是一个武器,可以为她所用。后来,麻字灭族,他低头凝视着在他膝上哭泣的女子,从前她的强大如今已经不堪一击,自己连一线也划不出来,叫他如何去保护眼前想珍惜的人。

这一次,终于,他能够独自一人,去保全自己深爱的人。即便是最后一次又怎样。他曾赌上自己的名字追随她,这一次,舍弃自己的名字与所有的存在,他也不会后悔。

“毘娜……我走了……拜托你,不要再自己承担一切”兆麻默念着,一步一步跟随三圣器离开,却到最后也没有回头。他觉得右手背上的名字发烫,抬手一瞥却什么异常没有。他听见雪音喊他老师,囷巴叫他兆麻先生,夜斗叫他名字喊了好些话,小福大人尖尖的声音混在大黑带着哽咽的的叹息…………

也不知道神器死后会去哪,毘娜你不要想我。

--------------------------------
他觉得右手背上的名字发烫,抬手一瞥却什么异常没有。他听见雪音喊他老师(带着kaji的奶音),囷巴叫他兆麻先生(仿佛井上papa),夜斗叫他名字喊了好些话(没错就是卡米亚),小福大人尖尖的声音(好像丰崎爱生…)混在大黑带着哽咽的的叹息(大辅)………而他,再也听不到最想听的声音(考哥??!!!)
------
对不起我今天中午听了润润×哉叔的抓
------
我写的东西真是非常非常小学生啊
------
逆天战的某些细节改动了 别打我

【愿纷飞的花瓣抚平你所有伤痕】2

私设叛天之战后,无誓约一事。夜斗雪音大黑小福还有小abc与邦弥蜀黍 天神与梅雨姐姐 建御雷与黄云这一对对(雾)都啥事没有……
而且叛天这事吧……说实话真的是毘娜自己一意孤行去做的……所以为什么要把小雪音关起来……关起来……所以如果原作没有誓约一事的话,是打算强制毘沙门换代+囚禁雪音??
雪音我就不虐了 换个人吧
--------------------
2.正文

一片冰冷的幽暗中,他稍稍直了直身子,然后又垂了下去。他跪在这里已经不知道多久了,双膝早已麻木,双臂上的禁锢着的铁索反射出些许光亮,密密麻麻的倒刺划得皮肤道道伤痕。他还能感觉到依旧有血从双臂滴下,汇聚在地上那一滩血泊中。

为了毘娜,他什么都愿意做。

或许从最开始的赐名就让他的眼睛再也挪不开她的样子,美丽又强大的神明,这个身影深深印刻在他的心里。作为麻字一族最小的后辈仰望她,作为她身边唯一的神器陪伴她,作为巴字一族最大的前辈指引她,他曾经以为无论发生任何事自己都会永远陪在她身边。

「毘娜只要去做就是了,剩下的都交给我」他一直都是这样说的。

包括这一次,明知道作为道标已经越界,不仅没有阻止她,还企图带着她一起走。


当伤痕累累的毘沙门昏倒在居高临下的天照面前,他清楚地知道,天照那不似孩子般冰冷的面容,接下来会宣判什么。临走之前,他同样拜访过匿居在毘沙门府邸中的岩弥先生,从神治时代开始,叛天者从来都是一个下场。

「毘沙门天,我以天之名治其叛天大罪。念其道标及其族人对此并不知情,故免去降罪于神器,判其即刻换代……」
即刻换代……在场所有神明与神器都冷吸一口气。

「小毘沙……真的没有别的办法救她吗」小福紧紧地攥着大黑的衣襟,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她和小毘沙相识几百年,还曾经与大黑一起,来高天原毘沙门家做客,那还是麻字一族刚灭的时候,小毘沙那样的痛苦都挺过来了,这次却……

「小福……这个罪名,应该清楚,真的……」大黑一边护着小福,一边焦急地期盼,期盼天照的判决能有转机。

「天照,我这个无名神是第一次和你们高天原的众神明掺和到一起」夜斗手持雪音,慢慢地站立起来。「说好了要给她一次辩白的机会,她并非有意叛天,只是你就这么武断吗」

「这个白痴,不追究你的倒戈就不错了,竟然傻到为毘沙门辩白」建御雷皱紧眉头暗想。黄云跪在他身边见他神情有异,心下了然。

「宫神大人」

刚刚解脱了三圣器施下的束缚,他缓缓走到中央,挡在依旧昏迷的毘沙门的身前,面对着天照大神,而后又缓缓跪了下去。
非主而跪拜,是为不敬。他当然清楚,可是面对三圣器的朗朗咒术,他轻而易举地败了。跪在他们面前,嘴巴不听使唤,大脑一片空白。身为祝器的骄傲与自尊在那一刻全部粉碎,三圣器得到了想知道的一切,转身离开,徒留下他一人,狼狈地收拾着散落一地的尊严。

既然已经粉碎了,那就不要在乎了,只要能够……

--------------------------
我困了先写到这……
我又想了一下,天照本来意思是罚毘沙门罚全族罚倒戈的夜斗雪音,但是通过拷问兆麻知道毘沙门族人是不知情的所以就没罚,然后……就把雪音关起来了,是这个逻辑不?那夜斗呢,为啥只罚雪音啊…………

【中篇】愿纷飞的花瓣抚平你所有的伤痕

接叛天之战 可能写的会比较纠结尽量不会ooc
1
毘沙门宅邸

毘沙门醒来的时候,小七大大的眼睛正望着她 小七似乎是好了一些了 伤口已经包扎完毕 是秋巴帮忙给她缠好的绷带 大家虽然不认识七 但是毘沙门家曾经神器众多 大家已习惯了对后辈的包容
「姐姐大人……」「大小姐……」
所有神器都围绕着毘沙门。蓝巴汪汪的眼睛看似已经哭肿,纴巴面上疲惫却掩不住焦急神色,秋巴制好了各种必需或辅助的药品,只等毘沙门一醒便立刻服下,数刈双子坐在床边紧紧地攥着小拳头……还有靫巴 岭巴 文巴……大家都在 都在。
「……七……」荒吐神临走前这样说。「对不起,把你一个人留在那里那么久」他迟迟没有叫出七的上一个名字,作为祝器之名。「七 对不起不能带你回家 家里直到现在 还有监视的天守 向天谎报你已经死了……七 等我 等我一定接你回家」
「你……一定要来啊」
……
「多谢荒吐神大人将我家主人带回。不然以大小姐的伤,我们,我们真的以为小姐快换代了」囷巴送走荒吐神,发自内心地感谢道。
「无妨 有她的道标在,这次便是渡过天这一关吧」
「啊……」囷巴张了张嘴 却说不出一个字 整个府邸 从头至尾 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的 只有囷巴 可是,他要如何才能说出口。

「姐姐大人醒了!!」
「蓝巴安静些,不要吵到」
「姐姐大人你这么多伤吓死我们了 」
……
看着那么多那么多的家人 毘沙门再无力 也扯出一个微笑
「我……我是怎么回来的……」
「大小姐,是荒吐神大人送你回来的」囷巴答道
「我明明……」不是这样的,毘沙门忍着身上的剧痛,思绪开始纷乱起来。从她和术士交战,再到坠落云端,再到苏醒释放七器,而后又是昏迷。明知是叛天,却还要去做,为了替死的先代惠比寿,为了承受痛苦而妖化的绍巴,为了斩灭那个手持锡杖的男人。曾经做好了孤身一人与术士决斗的觉悟,曾经宁可释放葬器也要保护所有的家人。
可她现在,竟然在自己的府邸,还能看见她记挂着的,爱着的,所有人。不对,好像哪里不对。
楞楞的,她动了动唇。
「兆麻」
「兆麻」
房间里突然安静,大家静静地,将目光投向囷巴。只有囷巴知道,也只有囷巴能够,向毘沙门告知一切。
「兆麻……去哪了」
「大小姐……兆麻先生,他…他还在保护您」
紫色的眼眸倏地一颤。他没有听她的话,好好回家吗。
兆麻……去哪了……